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長故事:心中的花園



那天我做了一個夢,從那個夢開始,愛就存在於我的生命中,充斥我的胸口,每一天都如此。


她死掉之後,我像死了一次那樣疼痛不已,以不捨的姿態向死亡的命運對抗,不斷拉扯,想抓住記憶裡殘留的她,卻敵不過她日漸消散的影子,我害怕我會從此忘記她曾經存在過,極使她的死亡曾令我如此痛苦,日子拉長還是會沖淡很多我以為可以永久記住的事情,因為害怕忘記所以習慣性去想起她,習慣性把死亡的記憶疼痛的感覺抓住,我以為這是唯一對得起心中遺憾的方式,這卻令我無法真正快樂起來,奇怪的是她在我腦海中的影像卻並不是留在她去的年紀的模樣,每一年她似乎都長大了,我不得不佩服自己幻想的能力,使我感到欣慰的地方,我有時會看見她對我說她不希望我以這樣緊緊握住痛苦的方式紀念她,我卻在想像中回答她說妳不能自私的希望我可以在妳消失之後仍一如往昔活著。


在剛她死去之後,太多的關心問候,反而像一道牆,為了讓其他人安心,我會假裝一切很好,迅速戴起面具,撐起一種樂觀的假象,我卻常黑夜時,一個人獨自躲在房間哭倒在床邊,把心中藏起來的情感全部都宣洩出來,不打擾誰,想著她想著死亡想著為什麼會有這種痛苦,心中本來存在好好的一個人被硬生生拔除的混亂與不安,那是哭泣也無法平復的缺口,可是久了那缺口形成的記憶影像卻逐漸消散了,真奇怪,只剩下痛而已。


日子長了,我已經不會哭了,也哭不出來了,這不代表傷好了,那個痛在左邊胸口附近逐漸緊縮的肌肉導致一種肉體上的疼痛,直到我做了那個夢,我才真正對她的死亡放手。



夢裡面我看見她全身發出白色的光芒,像精靈那樣,我沒看過精靈只是覺得是那樣子,赤裸的身體有翅膀的花精靈對著我笑,雖然和生前的她不太像,但我知道那就是她,她是黑色背景裡面唯一的光,她看似嬌小柔弱卻有一種堅不可摧的永恆力量,她用身上的光芒在撫平那個缺口,讓我得以呼吸,夢裡的她只是有用眼神專注的看著我,把能量注入我之內,然後我進入一種像光室的意識狀態,所有周圍的一切都被調整曝光到最大,白亮到刺眼的畫面,等到我回神之後,她就一直往前飛翔,她回頭看我一眼意示要我跟上,我才看見我有了翅膀,可以飛翔,太美好了,即使這是夢境也真實無比,真希望永遠都不要醒來。


我們變成小時候的模樣,有了翅膀一起飛翔,穿過像水管般漆黑的通道,往出口的光亮前進,過程雖然只是一直往前飛,卻令人感覺到安心,好像飛翔的狀態才是我本來的模樣,出口是另一個世界,那感覺並不在地球上,那裡像一個永無止境的大花園,所有的植物花朵都高大繽紛色彩豔麗,有一大群帶著金色光芒的精靈穿梭其間,陽光成片地灑在所見之處,氣候是如此溫柔地善待每一種形式的生命,連成一整片的美好境地。


我想問她這是哪裡,她在我還未開口時就用能量的形式回答我這是愛。她又說這一切在你之內,這不是哪裡,這正是你心中的花園。我傻住了,充滿不可思議的神情,這怎麼可能,她出現頑皮像小孩的臉看著我的表情感到有趣般笑了起來,和她活著的時候很像,她覺查到我的情感與思念,她說我也想念你,但我其實沒有離開,我住在你心中的花園,一切很好。我看著四周的景色,確實如此,這裡簡直像仙境,這裡比我所去過的地方都還要美好,而這樣的天堂居然在我之內,我覺得如此驕傲這一切耀眼的難以置信,為什麼我不知道我心中有如此美好的地方,我瘋狂地想看更多這裡的一切,想永遠記住這樣美好的花園,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醒來,之道自己再也無法因為她的逝去悲傷,因為她存在我的心中,我要像園丁般不斷為心中的花園注入愛的能量,每當我這麼做,都可以感覺到她以微笑回應我,她並沒有消失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存在,這一切是我想像的又同時是真的,我有了一座美麗的花園存在在我心中,而她我愛的人在那座花園裡面,死亡的傷口居然變成了一座花園。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療癒遊戲:先清理「我做不到」這句話

之前當我想完成一件事情,卻覺得我就是做不到全然100%相信,並且沒有任何懷疑的狀態,我一直找各種方法,又還是回到原點,「我做不到」這句話細微到我沒有查覺這才是問題所在。

我才明白原來我要先清裡的是這句話,以及連帶著這句話的所有記憶,然後我對自己說我願意對這句話的創造負起百分之一百的責任,不斷唸零極限的四句話,我在半夜看見並且感覺到爺爺的衣服以及記憶中他身上味道,他曾經因為烏腳病無法行走,我看見他坐在房間裡,一個人對自己說我很沒有用之類洩氣的話,他有著失敗者的記憶,而我繼承了他的思想,我一丁點也不會覺得那是他的錯,因為那個時代有那個時代的狀態,是我無法去評斷的,但其實沒有時間存在,所以某部分的他仍活在那個房間裡面,傳遞著「我做不到」「我不夠好」「我很沒有用」的記憶在我自身的腦海裡,爺爺的父親也如此,他也因為生病導致家道中落,我們以為不相干的各自人的生活,仔細去追查其實是記憶的重播。


所謂的基因就是一組思想,因為這世界所有創造的起源就是思想,祖先無意識的記憶會繼承下去,這不代表不能解決,也不代表是誰的錯,而可以藉由清裡記憶,使自己與祖先和未來下一代的人們不再被記憶影響。


我清理之後,有了很大的轉變,變得可以真誠的對待自己,之前都要逼自己的感謝變成由衷的感覺到如此,由衷的對發生的事情感謝並清理,也對自己曾經創造過傷害的事道歉,對於過去感覺到恐懼可怕的事情,居然可以感受到愛,當記憶被清理之後,就會明白所有出問題的地方只是缺乏愛而已。童話故事裡要解除魔咒的話,都只是需要愛而已。


【遊戲內容】:

1.先清理「我做不到」這句話

或者是「我不夠好」「不可能」類似失敗的用語,不用先勉強自己要做到,要正面積極,只要單純的先知道阻止自己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先接受,清理就好。

這就像第一道門,要先開啟這一道門,小時候我們覺得自己什麼都做得到,愈長大記憶愈多失敗愈多,當沒有任何「我做不到」的記憶,根本不用逼自己去做到,自然就會做到了。


不用評斷自己,也無需覺得自己沒有毅力,逃避怯懦膽小只是因為記憶的重播,只是因為缺乏愛而已。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長故事:溺水死亡

國中升二年級的那個暑假,有兩個農曆七月,也就是剛好那一年閏鬼月,第一個七月外公過世,中南部的喪禮習俗相當複雜,幸好要上課,又距離遠,所以不用一直去,我只記得出殯那天三十幾度的大太陽,所有人要跪著走柏油路,從外公家到公共墓園,從早上走到下午,全身都是汗穿著孝服,沒有一片雲炙熱典型的台灣夏天。



第二個七月,上暑期輔導課的第一天,老師在第一堂課開頭就說了件事,班上有個男同學暑假期間,在他們家社區的游泳池,清晨一個人游泳抽筋溺水死亡,認識他的同學說他是游泳高手,很小就會游泳,沒想到會在游泳池溺死,我沒有和他很熟,也沒有想什麼,只是知道有這件事情而已,仍然每天如往常上學下課。幾天之後,那個月的每天晚上,他的鬼魂都會來找我麻煩,當我要睡著時,原本好好的夢境,綠色的黑板教室走廊會被他的能量染上一層黑色的霧,瀰漫死亡的恐懼,以及溺水窒息的體驗,夢境裡面的世界,本來的空氣全都忽然充滿著水,他的臉忽大忽小出現在水裡面,朝我前進,我就知道是他來了,身體有種被人掐住無法動彈的狀態,明明清楚地看得見周圍的一切,卻完全醒不過來,我才意識到我無法進入自己的身體裡,被鬼壓床的每一秒都像一年一樣漫長可怕,每次他出現在夢中,我都像再溺水死亡一次那樣痛苦。後來媽媽叫我唸經,只要唸經他就無法出現,我可以感覺到他的能量站在外面無法靠近,後來幾次,我發現只要發脾氣,他也會害怕,七月結束之後,他就消失了,沒有再出現過,爸爸和媽媽叫我不要講出去,好像我遇到鬼這件事很麻煩,要避諱似的,怕別人覺得我胡言亂語,或者覺得我有毛病胡思亂想。




高中的時候,因為考上了縣市裡唯一有游泳池的學校,所以,第一次游泳是在體育課堂上,整排的學生換好泳衣靠在池邊一字排開,當老師說「游出去!」,有幾個人站在原地不動,我是其中之一,老師就知道哪些人會游泳哪些人不會游泳,當時只想著如何安全度過這堂課。可是幾堂課下來,我是班上唯一不會游泳的人,我的手無論如何都無法放掉,緊緊抓住池邊,最後一堂游泳課老師不耐煩的衝著我大罵,他以為這樣我會游出去,我完全無助的站在池邊大哭,被全班看笑話,覺得自己是膽小可恥的懦夫,連游泳都學不會,腦海中浮現爸爸的口頭禪:「沒有用的傢伙。」





三十四歲那年,我做了催眠,跟著音樂的導引進入前世,比想像中容易,好像只是在傾聽身體的記憶而已,我閉上眼放鬆身體,那不是作夢,而是相當清楚的影像出現在腦海中,比較像在觀看影片,先看見寺廟的畫面,我知道那是一間座落在四川周圍都是山壁的寺廟,平靜地感覺到自己站在寺院的水池前,忽然沒有預警地被人從背後將頭壓入水池裡直到我溺斃死亡,我並不知道是誰,當時似乎年記還很小,才十幾歲就死了,那個人用右手壓我的頭左手搭在我的左背上,而這輩子的我左背那個位置一直很痛,像是那一世的我一直在等著我去看見她。



然後,又換一個畫面換了另一世,也是差不多十幾歲的年紀,只看見自己死亡那刻,我站在一個山間的溪流前的淺灘,深綠色的山壁溪水映著山的綠很舒服,我獨自走去遠一點的地方,看見池水裡面居然出現各種圖案顏色的蘑菇,像幻覺般,還有卡通裡的小精靈矮房,我被畫面吸引,想靠近溪流看仔細一點,不自覺踩上一顆佈滿綠苔的石頭滑倒,一頭墬入溪水中,被深處的漩渦帶走,我脫離了身體的意識,中斷畫面,又看見我躺在病床,呼吸管插在喉嚨,喉嚨很痛乾澀想要說話卻無法說出口,我知道我快要死了,右手被一個人握著,我無法坐起來,所以看不見他,只感覺到是他,我一直在等他來看我,我才要離開,沒有哭泣沒有聲音相當平靜祥和,我們似乎有一種默契,那刻得放手,如果不捨會令我痛苦,確定大哥有來之後,我就走向死亡了,死的那刻,我掉入自己那輩子的記憶裡面,看見媽媽年輕漂亮的模樣,他們都說我長的像媽媽,如果我有長大的話,我會像她一樣漂亮,她畫著美麗的妝耳朵上帶著紅花,穿著旗袍站在舞台上唱歌,我死掉之後,常聽見大哥對我說我救不了妳。



我做完催眠之後,想知道為什麼會第一次溺水是被人害死?一星期之後,我又做了第二次催眠。



我看見一個長頭髮的女人全裸放在一個架子上被晾屍,她似乎剛生產完沒多久,有一個聲音告訴我那就是當時我的母親,她是一個中國古代皇帝的妃子,懷孕期間,皇帝剛好駕崩,因為改朝換代,所以前朝的子嗣妃子都被剛上任的皇帝用各種藉口追殺,妃子是秘密生下小孩,卻被人告密發現,生產之後小女孩被一個侍衛帶走,妃子卻被處死,侍衛爲了保護小孩,把小孩放在寺廟成為小尼姑,他經常暗地去寺廟看我,希望我可以平安長大,每一年生日,他都會來找我,告訴我發生的事情,生日讓我很痛苦,因為我的出生導致她的死亡,十幾歲的時候,侍衛被人發現,追殺的人就循線找到寺廟,小女孩就被人殺死了。那個侍衛是我第二次溺水死亡那世的大哥。




有一天,我做了個夢,夢見我在一個紅色木門的房子裡面,有一大堆人在參觀我家,我叫他們出去,但是他們卻看不見我。醒來之後,媽媽剛好旅遊回來,她的手機裡面的旅遊照片有一張剛好照到我夢裡面的紅色木門,我問了那是誰的家,才知道當時他為了完成想唱歌的妹妹的夢想,參加比賽出了專輯成了家喻戶曉的人,而如今他在我的世界裡是一個死了二十年的人,而今年的我剛好比上輩子多活二十年。





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故事集

在古老的過去,對東方而言,
故事比科學證據的事實重要,
東方智者相信故事比數據構成的報告真實並且有意義。

因為小時候媽媽太忙根本不可能說故事給我們聽,
所以這些小故事是我要求靈魂告訴我的,
希望你打開心當做是一場思想的冒險。
個圖都有一個故事,你可以點進去看,


遊戲



不好



小國王


素蚊子






黑白夢






等待





男孩的眼淚


量子魚

http://tongnua.blogspot.tw/2015/05/blog-post_30.html


童話世界的入口



花火小姐的晚餐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海瓷磚胸針



大海給的禮物,
破碎瓷磚在大海中漂流,
經過海浪沙灘的沖刷清洗,
在遙遠的旅程中,
變得奇特且圓潤,
握在手中想著小魚洄游的畫面,
使用顏料,
把各種想像的彩色小魚畫進不同型狀的海瓷磚裡面,
變成一枚獨一無二的胸針,
獻給喜歡的人。


◤商品內容◢
材質:不規則瓷磚,壓克力顏料,古銅色鐵胸針(2.5公分cm)



海瓷磚胸針-藍三角



海瓷磚胸針-深藍三



海瓷磚胸針-大黃磚




海瓷磚胸針-寬粉紅




海瓷磚胸針-黑軍艦





海瓷磚胸針-小橢圓




海瓷磚胸針-繽紛綠




海瓷磚胸針-倒藍三

小故事:離開


有的時候
就是得離開你的世界一下子
去另一個空間呼吸休息
不負責任地停下來
不用一直完美無缺
不用一直確定事情如何才正確
不用一直告訴別人該怎麼做才更好
只是離開
和你的世界產生距離
看著它自行運轉
單純接受它的存在
抽掉所有曾經投射在它身上的定義
讓它只是它自己本來的模樣
放下任何改進它的方法
它才會向你展現它的完美
那完美本來就存在
只是你以前看不見而已。

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療癒遊戲:家族記憶清理


6年前問爸爸:小時候的玩偶一大袋他放到哪去了?他說:他丟了。我們也認定如此,就沒有追問也沒有下文,在清理自身的成長記憶時,會不時出現那些陪伴自己度過童年的玩偶,還曾經去二手市集尋找,看有沒有同年代的玩偶留下來。


因為過年,也因為開始零極限的清理,所以把家裡的儲藏室全部都進行打掃,當內在世界開始進行清理,自然會想把房間家裡也弄乾淨,尤其是原生家庭的房子,然後出現有趣的事。


當儲藏室的東西全拿出來清理時,我們在最後一個地方找到了那一大袋玩偶,大家都以為丟了,也沒有去找,可是十幾年來都一直在那裡,那刻好神奇,我們常懷念的,覺得可惜的玩偶,根本一直都在那裡,只是我們不去清理就不會看見,這種體驗像一種領悟:我們找尋的,其實一直都在,只是我們往外找,答案卻在裡面。


這種清理的興致一直持續下去,我開始看哪裡可以清理,我把媽房間的床頭櫃裡的物品,全部都翻出來,小小的床頭櫃都不知道可以塞這麼多東西,我問爸媽他們早忘記裡面有什麼了。


一個月前姊說她想要一個包包,我在那堆物品裡面找到一個全新軍綠色後背包,幾乎姊想要的包包形容的一模一樣,我拿給她時她有點傻了,我幾個月前想要一套泳衣最好全黑,我就在裡面找到兩件全新未下水過的接近黑色泳衣,試穿之後,和我現在的身體完全合身,爸說那是他好幾年前公司要外銷出國的商品,當時廠商送的,他就塞進去也沒有說,就忘了。


媽買了白色保溫瓶給我們家小孩一人一個,但我早有一個用習慣的保溫瓶,新的保溫瓶我就一直放著沒使用,開始清理自己的內在世界時,覺得那個瓶子另有主人,感覺到要去和姊說,她居然跟我說她有一個同事,是三個小孩的媽媽,總捨不得買保溫瓶,姊就拿去給她使用。


有時候想要顯化的東西,其實已經有了,只是不知道而已,如果開始清理就會出現很多這種經驗,還有多餘的東西經過記憶的清理,它們會去到真正適合它們的地方,所有的物件其實都有意識,它們知道要去哪裡要如何服務人。



最重要的來了,當我一直清理自身內在世界,會找到祖先的行為模式,開始看見自己的行為裡在模仿父母的部分,更深入會看見家族有著不斷重複的問題,那是記憶的重複播放結果,如果陷入那樣的記憶裡,你不是自己,你成了那記憶編程的演員,你周圍的人也如此。



奶奶生前喜歡儲存東西,我爸爸也會習慣性儲存東西,即使過世了,那記憶如果沒有清理,後代的行為也會一直延續下去,不同年代裡在同一個空間也會相互影響彼此思考、情緒、行為。也就是說我們以為眼前的家庭關係、人際關係、金錢觀等等,是我們自己導致的,但如果開始留意自身的歷史,有很多東西是相互作用的,只是表層意識的我們看不見而已。



事出必有因,沒有巧合這種事情。所有來到你眼前的都有其原因。



當開始清理祖先時,幾個月前,獨自在路邊拍日落,有個警察路過看見我,我想也沒做什麼,就沒走開,他人很好只是關心我而已,但奇怪的是:他的言詞裡一直叫我樂觀一點,原來他怕我自殺,我壓根沒有自殺的念頭,只是單純站在哪裡拍日落,如果我覺得那警察神經病想太多就放掉,我就失去清裡的機會。



幾天前,我們去奶奶家,剛好遇到嬸嬸在說某個長輩生病住院要去看她,忽然想起很小的時候,去過她家,她丈夫在櫃子裡上吊自殺,他們對外宣稱他是生病死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我又再問爸爸一次,才知道他的事情是真的,自殺的記憶會影響整各家族。他的行為也可能被更早的祖先思想影響,我沒有看過他,但找到了他的名字,一個人要多絕望才會選擇如此痛苦的方式結束生命,我想像神站在他面前,不斷的對他說:我愛你。



零極限清裡最大的關鍵是:我要負起全部的責任,我才能清理。因為一切在我之內,沒有在我之外的什麼。所有出問題的地方都只是缺乏愛而已。





【遊戲內容】:


1.提出請求:對神說請幫助我清裡家族的記憶。

可以加入任何你自己與神溝通的言語,或者加入感謝的話語,重要的是提出請求,正視這件事,把心打開,看來到你眼前的是誰?是哪件事情?任何事物都是機會。


也許會在提出請求之後,忽然自己想起某件事情某個人,那就進行清理。

不用一直分析記憶,找到清理的項目只是為了給予愛而已。


2.寫下清理的項目:人或者事件加上我愛你

清理是把那些曾經被記憶操縱的人事物,回歸到愛的地方,用愛消融編程,使那些記憶的能量歸為零,不再找尋演員上演記憶的劇本,當人脫落了記憶,就會看見自己本來是神,本來是愛。當物件脫落了記憶,就會服務於愛,服務於神。


當發現了此時要清理的某個人,或者某件事,可以用一張小字條,寫下來,後面加上我愛你,例如:王志成我愛你。看到時就可以在新理念一次,當清理完了,會有一種結束感覺,就可以撕掉那字條。


所有出問題的地方都只是缺乏愛而已。


3.放下所有的期待

頭腦有時會認定一定要有眼前利益才是好的,可是對生命而言卻可能是不好的選擇,期待清理之後,事情會如何走向,反而阻止了清理。


只是單純的進行清理投入愛,就好。這才會帶來真正好的結果。


如果打算清理儲藏室,或者很久沒有打掃的地方時,當開始著手進行清理,會先感覺到的是混亂與骯髒,因為過去垃圾被藏起來沒有看見,當垃圾拉出來時,一定會聞到不好的味道,或者感覺到不舒服的東西,內在世界也如此,清理需要時間才會看見效果。



兩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