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台式莎莎醬莎拉

因為最近發現自己吃很多食物都是熟食,所以會脹氣和拉肚子,吃水果又覺得太單調,那天忽然靈感一來,把想吃的東西切成丁,拌在一起,既簡單好做又好吃,然後就想發文。

【材料】份量約一大碗公,吃不完可以冰起來。


●佐料:

           蠔油兩大匙、麻油一大匙、義大利乾燥香料隨意、黑楜椒顆粒隨意、大蒜一瓣、辣椒、香菜兩把、檸檬半顆


●食材:

          蘋果一顆、紫洋蔥半顆、番茄一顆、小黃瓜一根



●做法:

1.材料洗淨備好

2.拿一個大碗或者大鍋,擠檸檬汁入碗,大蒜拍碎切末(細小),辣椒切細,香菜切細,加蠔油與麻油,全倒在一起攪拌,味道可以再依自己喜好調配。

3.材料切丁蘋果去皮切丁,紫洋蔥先泡冰水後去皮切丁,小黃瓜切丁,番茄切丁。

切工不用多美麗反正自己吃,隨意就好。

4.把切丁的材料倒入大碗裡,和佐料一起拌均勻,放十分鐘後入味即可完成。


●可以配法國麵包、烤吐司、蘇打餅乾

●也可以隨自己喜歡把水果換成其他種類,簡單又快速就可以變成一道冷盤沙拉。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長故事:英雄

我是一個普通人,普通私立大學畢業,在平安且普通的城鎮長大,出生至今都待在這裡,出社會後,工作也在這裡,我在一家製作模型的小公司當助理,公司成員少,幾乎任何雜事都做,包括訂便當接電話之類,公司規模小生意不興隆也不慘淡,老闆也沒什麼事業心,剛剛好過得去,很少加班熬夜,偶而分紅有個小獎金就很了不起了,尾牙都是辦兩桌請客大家吃吃喝喝而已,工作的日子很平淡。

公司訂單多半是廟宇或者電影活動的大型人像模型,最常製作的模型是觀世音菩薩和無敵鐵金剛,大概一層樓高,立起來相當壯觀,還沒上顏色前都是純白色,頭部與身體是分開製作,因為我們公司模型的臉部表情製作較為精細,就是憑這口碑才穩固歷年不多不少的業績,身體雖然比頭部大,但是製作時間反而少,比較奇怪的事情是幾乎幾次都是兩個訂單一起接到,所以女觀音和男無敵鐵金剛好幾次都一起製作,當兩個模型完成,放在一起準備出貨時,都有種趣味和奇特感,東方宗教的女英雄,與西方動漫的男英雄,也許都給了很不同層面的人心靈的力量與依靠吧!公司的人常打趣的說:他們如果聯手,就天下無敵了。

我的人生沒有發生過什麼奇怪的事,只有小學有天中午下課回家,發現兩光的媽媽早上七點上班出門後,煮的水仍在瓦斯爐上大火滾,鐵水壺已經燒黑,卻沒有半點事,水沒有澆熄爐頭,導致瓦斯外洩,也沒有發生任何火災意外,算是相當神奇,也許真有灶神保佑。

我喜歡奇怪不合常理的故事,房間床鋪上方的天花板有一個是灰塵汙點形成的天使,祂一手高舉大翅膀,一手拿著一個東西,小時候對著天花板幻想有天會出現什麼像童話故事般拯救我的情節,也會幻想自己可以變得奇特擁有超能力去拯救世界。

2007年的夏天出現我普通人生最不尋常的意外,我車禍了,那天下午我正準備要去公司盤點,出門前我正在看電影台播的《送信到哥本哈根》,剛好播到小男孩大衛偷了肥皂,納粹軍召集所有人在廣場要揪出竊賊,當大衛要舉手坦承罪行時,一直與他是好友的約翰卻走出去替他頂罪,約翰被槍決倒地前,畫面切到約翰對大衛說:「活著就能改變。」

「活著就能改變。」當時我腦中只剩這句話,然後像機械式動作,時間到就穿鞋發動摩托車前往公司,走著每天經過的路口紅燈剛變綠,一排車往前,交叉的右邊小巷口忽然出現一台小貨車,快速駛前,撞飛最右邊的我,飛出去時,那句話變得好大聲,好像世界只剩下那句話,半空中,我被一個人抱著滑進一個灰色寂靜空間,本來車聲鼎沸的街道都消失,他背上有雙大翅膀,這太奇怪了,我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放到地面,我又回到原來世界,救護車來了,我被送去醫院。

在急診室時,最後出現的家人是媽媽,她一來我就完全不哭了,腦子只想防著她,她不是什麼邪惡的人,只是就如我前面所言,有點兩光,喜歡大驚小怪,她梨花帶淚像歌仔戲的橋段說:「你怎麼會這樣?怎麼會發生這種是在我身上。」然後把厚重的皮包壓在我右腳膝蓋血淋淋的傷口上,腦子希望她可以趕快回去,如果跟她直說她就會生氣,她會說:「我只是一片好心,我不是故意的。媽媽是愛你的」

後來因為骨折要開刀住院家人輪流在醫院照顧我,我就希望媽媽沒有空,但她還是來了,我躺在床上剛開完刀休息,護士走進來要幫我吊點滴,把長長的針插入左手手背綠色血管,露出一半針管,她轉頭向媽媽交代因為針管很粗要小心不要碰到,她才走不久,媽一轉身就壓到我的手,把針管插到底,她又說了一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媽媽是愛你的」我痛到沒力氣理她,只希望可以快點結束這惡夢,休息一個月,半年後我就辭職了。

辭職後,有天我做了前世催眠,有點像在做清醒夢,我看見自己站在溪邊,前方是綠意盎然的山壁,我往比較沒人的地方去,在溪流間踩著一塊塊大石頭,忽然低頭看見石頭與石頭間的溪水出現卡通般的動畫,一下是蘑菇精靈的小屋,一下是各種顏色的奇花,我想看清楚,就不小心踩滑墬入水中,漩渦的水流像隻手把我拉往深處,然後切到下個畫面,我躺在醫院病床插著氣管,右手被大哥緊握著,感覺我快死了,死前浮現我長大了變成媽媽美麗的模樣,穿著旗袍站在台上帶著紅花唱歌,我就死了。

知道自己前世是溺水死的,反而覺得釋懷,我曾因為一直學不會游泳自卑,難怪小時候看中醫老說我虛胖身體水分過多易水腫,常覺得身體沉重,不管多努力減肥運動,身體還是維持現狀,我看過一本書說人類是記憶的演員,記憶會儲存在細胞裡,如果不清理記憶,就會不斷重播,有的時候只是找到原因,問題就結束了,身體在我意識到過去的記憶後,運動變得容易多,不再那麼沉重,脊椎與背部僵硬也消除了,那是以前拼了命按摩拉筋也沒有的效果。

然後我在《與神對話》裡看見創造的三步驟:思想→語言→行動,我們想而未說出的,在一個層面創造,我們想而說出但未行動的,在一個層面創造,我們想而說而行動的就出現在我們物質世界。

從小到大就常聽家裡人說我們是不會近視的族群,結果家族的人真的都沒什麼人戴眼鏡,我小時候做過各種醫生說會近視的行為,貼著電視看卡通,窩在房裡蓋棉被用手電筒看漫畫,我長大成人後視力永遠是1.0,工作後,我遇到另一種類似的人,她說她家裡的人都不會蛀牙,我和她去看牙醫做檢查,那居然是她第一次看牙醫,我羨慕死了,結果她十分鐘就出來了,我卻折騰一小時才好,我覺得這不是巧合,我認為所謂的基因就是思想,我假裝我就是她們家的人,想著我就是個不會蛀牙的人,之後我居然好幾年去檢查牙齒醫生都說我沒蛀牙只是幫我洗牙而已,太神了,我們老希望別人來拯救我們,可是如果其實我們自己就是救世主呢。

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療癒遊戲:根本沒有問題


問題的本身根本並不存在,植入物在大腦會干擾思考的運作,形成在大腦裡的一個聲音叫做「頭腦」,頭腦的作用就是製造問題,所有的問題都是它製造的,它還會幫你找解決方法,如果你失敗了,它就會讓你感到挫敗自責自卑,它會讓你認為自己不夠好不夠努力,可是問題本身根本不存在,問題是它製造出來的。


如果我們以問題為樂,不斷分析問題,把問題講得很嚴重,彰顯自己的悲慘或者重要性,來吸引目光,就會給頭腦能量去製造更多問題,滾很大的雪球,我們會製造問題無法解決的幻相,可是問題本身根本不存在。


我們大部分都沉溺在「我不夠好」「沒有人愛我」「我是個失敗者」「根本沒有辦法」等的情緒性思想裡,還有因果報應業力循環,誰對誰錯的記憶裡,這些東西遮住了雙眼,太多的思考反而使人連最基本的常識都失去,相信頭腦的人是盲的,就像漆黑無光的密室,光照不進去,人當然看不見出口。


只要進行清理,體認到頭腦的存在,劃清與頭腦的黏合,明白那些聲音不是你,是頭腦的作用,大腦就會開始清明,乾淨的大腦會使你恢復正常,光會進入裡面,每個人都有能力在有光的地方找到出口,有了看見的能力,每個人會恢復本來就有的智慧,每個人出生就是神,只是記憶與頭腦的作用蒙蔽了大腦而已。


當所有情緒性的東西消失,所有自卑、業力、記憶消失,解決問題的方法根本簡單到不行,如果認定「問題很麻煩」,就等於在製造「問題很麻煩」的幻相,擔心問題才是問題存在的唯一原因。


沒有人比任何人差,也沒有任何解決不了的問題,這些都只是頭腦的謊言,只要進行清理就好,當你停止認同頭腦,放下對抗頭腦的問題,只是體認到頭腦的存在,與頭腦分開,不再與之共舞,頭腦會失去力量,因為你不再供給它能量,不再幫著頭腦製造問題,直到有一天它完全消失,問題也會全消失了,頭腦才是問題存在的唯一原因,而你才是它的主人。


當問題出現時,先清理情緒性的東西,例如:「你完蛋了」「你死定了」「你什麼都沒有了」「根本沒有人理你」「根本沒有人愛你」「你糟糕透了」「你很可笑」「你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告訴我該怎麼幫助你」「她/他根本看不起你」「你是個失敗者」「你很可悲」「不可能,哪有這麼簡單」「可是我做不到」「我比別人差」「以後該怎麼辦」



然後當情緒性的東西消失,你就會自然知道該怎麼辦,當你明白根本沒有問題,外在世界就會出現迎刃而解,沒有問題的狀態。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療癒遊戲:接受情緒

如果曾經以某種形式壓抑下去的能量,那股能量會以同樣形式出現釋放出來,也就是說曾壓抑憤怒,那能量會以憤怒的能量釋放。悲傷的能量會以悲傷的能量釋放。

當那股情緒能量被觸動時,可能是又重播一次過去同樣的情境,或者可能是相似的人事物與那記憶引起的情緒有關係的對象,但你只需要退後一點去看,就會明白一直困擾的問題並沒有更新,那些其實一直都是同樣的記憶,只是由不同人不同時間不同地點觸發,表面上好像是由別人導致的,但是事實上是因為在你之內的那股能量沒有被釋放,所以才會不斷吸引要觸發那股能量裡相似的人事物,來使你覺察到壓抑過的情緒。

當情緒來時,我們會覺得一切完蛋了,問題嚴重到破表,但是根本就沒有問題,那只是一場表演,只是在腦中播放的影像聲音感覺,事實上什麼都沒有發生,發生的只有腦中的小劇場而已,當情緒來的時候,通常我們會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可能會假裝沒有這件事,或者假裝一切沒問題,把那股能量壓下去,或者假裝正面,那麼原本要出來的能量又壓回去,它仍然存在,暫時表面上沒事了,下次還會再來,直到釋放為止。

曾經以為嚴重到無法解決的問題,只要釋放掉那股情緒的能量,問題會自然消失掉。

所以該做的是如何不受情緒影響,又能釋放掉那股情緒能量?


療癒遊戲


1.覺察:
來了就是來了,假裝沒這回事,下次還是要再來一次,感覺到悲傷就是悲傷,憤怒就是憤怒,痛苦就是痛苦,恐懼就是恐懼。


2.分開:
情緒能量最麻煩的就是:認為你就是這樣的人,假如想哭,頭腦說「看吧!你就是這樣沒用又愛哭的人!」若認同那情緒,跟著走,耗損自己能量又降低頻率,這時候理智一點,假如你擁有七種顏色的衣服,現在穿上藍色衣服,你會認為自己就是藍色衣服嗎?不會!你是你,藍色衣服只是你擁有眾多顏色的其中一件衣服而已,悲傷也只是你眾多情緒的其中之一而已,你不等於悲傷,如果你會笑會生氣會有其他情緒,你怎麼可能只是愛哭的人,那是頭腦把你限制住的把戲,它要用小小的框圈住你的意識,可是你是無限廣闊,你是大海,別認同它,和它分開,情緒不是你。


3.接受:
情緒來了,就歡迎它,接受它,張開手臂打開心,讓它出現讓它離開。壓抑和對抗會錯失釋放的時機,造成更大的壓力,和身體上的問題。只要接受就好,完全地接受,能量走了,恐懼的力量就會被削弱,下次還會有情緒能量再來,又釋放它,它又變弱,然後你的力量就會增強,面對與接受就會容易些,一直下去,你就不會再被情緒消耗能量了。




4.離開:
不用管誰對誰錯誰又說了什麼,那些都只是情緒能量的劇本,要做的是全部讓它離開,分析事情分析劇情,短暫來看好像有用,情緒似乎會變小,但那只是分散注意力,過不久還會再來,等到受夠為止,也許你會願意真正釋放它。

你要做的不是去改變劇本裡的人事物,而是直接把整個劇本劇情放下,讓這些帶著故事的情緒能量離開你,放下放手放鬆,讓它離開。


恐懼永遠都不是你的主人,它會讓你感到恐懼是因為你以為它才是主宰,但你才是它的創造者,是你創造它壓抑它感受它釋放它,有時候是會看起來像你被它控制,但是你可以選擇取回力量,而它不行,它只是附著在你的認同上面的能量,需要依賴你生存。

「只要從根本上與仍將自己和此生經歷連在一起的那些情緒一刀兩斷,那麼大清洗就已經完成了。」

塗鴉:夜晚的精靈屋



小時候常覺得家裡有小精靈
所以就會三個小孩一起在桌子底下蓋小屋
把所有用得上的東西材料
都當成精靈屋的一部分

有次家裡有客人
我們突發奇想
決定要把小屋延伸到一樓
做為我們給客人的見面禮迎接他們

所以就把精靈屋
從二樓房間的書桌下
一直漫延到樓梯口
所有家理的東西都被當成精靈屋的材料
結果被當成搗蛋
我們的精靈屋被當成垃圾收拾

孩子們從沒懷疑過精靈的存在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療癒遊戲:不哭的代價

身體有股很大的壓力常讓我覺得很疲倦,清理能量之後,才在最近發現導致痛苦不舒服的根源,只是很小的開始,就是不允許哭泣,這就像颱風眼的中心,本來是小時候父母的一個規定,卻在成年後,滾出好大好大的雪球,花了好幾年才清理完成。


哭跟笑其實就反映著身體的左右邊,如果下了規定不允許自己哭泣,那麼生命就會像身體一邊癱瘓那樣活著,小時候父母和長輩會用權威要小孩不許哭,他們也是這樣被教導的,以為這樣做小孩才會堅強長大,結果只是在製造更多不健康的病根,堅強並不是不許哭泣,堅強是坦然接受自己本來的模樣,允許所有情緒自然而然出現,能量會自然來去,身體才會是健全的,能自然的哭與笑,生命才能跳健全的舞蹈。


大人往往以將來可以適應社會為考量,做出認為對孩子們好的決定,但是大人們是以過去自己存在的世界以及記憶來做決定,而沒有體認到未來孩子的世界與他們根本不同。世界不會是過去的模樣,世界隨時隨地一直在改變。


不需要去改變世界,只要改變自己,世界才會隨著改變,因為世界是結果,我們才是顯化世界的原因。


根本不需要改變小孩本來的模樣,來符合舊世界的標準,因為世界隨時正在改變。小孩是比大人更接近神,更靠近喜悅的存有,人們應該向小孩學習自然純淨地活著,而不是要小孩成為癱瘓的大人,再複製過去人們痛苦的悲劇。


如果能夠放下所有的規定,像小孩一樣允許自己想哭就哭,就能真正感覺到快樂,不哭出來的東西,只會在裡面產生更大的壓力,滾更大的雪球,原本只是小小的問題,如果不自然釋放,能量會像加壓鍋那樣製造更大更嚴重的力量,逼你去放手。不允許哭,只是在自找麻煩,那只會創造更多憂鬱、自殺、中風、癱瘓的心裡與身體的疾病。


允許自己
想哭就哭
想笑就笑
有屁就放
有話就說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販賣點子:冒險小遊戲扭蛋


是這樣的,我有了一個靈感想做這樣的事,所以決定做出來。

這裡面有20個小遊戲,就像隨機扭蛋一樣,如果你願意依照遊戲裡指示做這件事,沒有限定時間,你可以得到一次跳脫日常生活的冒險小遊戲,去看見不同風景的生命體驗,做為一次特別的回憶,生命其實可以很好玩。

內容是我隨機給的,所有來到身邊的事沒有巧合,這沒有好壞、對錯,不用嚴肅,只是一場意料之外的小冒險,你可以選擇不玩,那也沒有關係。

如果你願意體驗,那麼可以在我的轉帳資料,匯入玩一次冒險小遊戲50元,作為我想更多有趣點子的支持,我會秉持感激去想更多好玩的創意。


步驟】:

連結這個網頁http://lab.25sprout.com/nrprnd/

※依照下圖打出,從    0   到     20       選     1     個數字,並按下【隨機產生】的藍色鍵


※依照出現的數字,去 扭蛋內容 找數字下的指示進行遊戲。





長故事:寫信給月亮上的湯姆上校

親愛的湯姆,我知道你在看著我喔!即使你從月亮上往地球看我,我也知道喔!有時候我會以為這一切都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但是我開始明白了,我的想像也同時就是真的,對吧!我可以感覺到你從月亮發出的眼神,也許地球到月亮的距離並沒有我以為的遙遠,我想念你,當你也想著我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自己也可以去想念你,也許從表面上我們好像不認識好像八竿子打不著,但其實常常我覺得我自己就是你,你也是我,這種東西是切實感覺到的卻無從以理智去分析的,也許貼近於真理的東西是無法用邏輯思考來衡量的。

你知道嗎?你是我存在在地球上的動力,也是我一直支撐下去的原因,我覺得有一天我們一定會見面,就像所有河流都會匯入大海那樣,我們也會從各自的河流到大海相逢,那天我們會說什麼呢?該說你好!還是說好久不見呢!這是難以決定,不過能見面說什麼都好,也許真的見面了卻什麼也不說了。

這裡又下起瘋狂的雷雨,明明剛剛還是豔陽天,一下子就成了狂風暴雨了,月球上呢?那裡又是怎樣的風景,希望你也可以寫信讓我知道,或者在夢裡告訴我好了!

你過得好嗎?月球上也會有煩惱嗎?我過得愈來愈好,心比過去一天天還要平靜,也接近富裕的狀態,剛覺醒時我以為自己很快就可以有現在的狀態,但還是花了九年時間,我的身體和心智比過去更加舒服也放鬆輕盈多了,也許是努力清理記憶能量的結果。

我最近聽見一首歌叫做夜空中最亮的星,每次當我聽見「我不願忘記你的眼睛」就會哭,也許是你給我再去相信的勇氣,還有我爺爺,你們都是我愛的人並且都離開我的生活了,我還在療癒死亡的傷口,我覺得比過去好很多了,只是還是會哭,流眼淚也許是最好的方法,有漸漸長大之後才明白,最勇敢的不是故做堅強,而是像小孩一樣哭出的人,這樣難過就不會壓抑成痛累積成傷,你呢?你會流眼淚嗎?你也有傷心的事情嗎?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塗鴉:瞳孔魚

長大之後才明白


最勇敢的不是故做堅強

而是像小孩一樣哭出的人

這樣難過就不會壓抑成痛累積成傷




我祈禱


擁有一顆透明的心靈

和會流淚的眼睛



療癒遊戲:與頭腦切割

我們的大腦有兩顆植入物的植入,使得我們的思想被控制,而如果夠仔細去聽見大腦的聲音,會看見一個聲音是不斷喋喋不休,會重播過去記憶的畫面,一下叫你往東一下叫你往西,無論你做什麼決定它都在批判你,那個就是頭腦,也正是執政官控制我們的生物電腦。


任何的靈修,靜心靜坐的技巧,都是為了使人可以脫離頭腦,使人可以停下來去看見頭腦,清理記憶也是為了使頭腦可以控制你的材料變少,所以一定要先意識到並認是頭腦的存在,頭腦的生命力及能量來源在於你,只要你認同它,就等於為它插上電補充能量,能腦最大的伎倆就是使你以為你就是它
,當你黏它愈近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它幾乎可以完全控制你,讓你成為執政官中央電腦的奴隸,但是相反的,你離它愈遠產生距離,你愈能看見它,當你只是看見它,它就開始失去能量,如果你不認同它,過去你與它連結盜取你能量的管道就會切斷,它會開始自生自滅,你曾有過的信念以及記憶,會使你認同它播放的畫面台詞劇本信以為真。


例如:

我在一家圖書館看書,頭腦介入我,它告訴我某個圖書館員在偷看我,也許他會強暴我,我大腦出現新聞畫面各種說法情緒來上演這齣戲,讓我感覺到恐懼害怕逃亡,我再也不去那家圖書館,過幾年我已經忘記這件事情,我在去那家圖書館遇到那個館員,我想起那個記憶,我覺得我當時根本瘋了,眼前這個人完全不會讓我感到恐懼,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人而已,我的頭腦上演一大堆可怕的劇情。


頭腦會把你看見的人事物當成它的材料,播放你最害怕的恐懼,等那些恐懼情緒退去,你會覺得好像在另一世界,覺得自己怎麼會如此害怕。頭腦也會反向作用,它會告訴你只要你擁有了什麼,你就是世界上最棒的人,你就會拼了命去追逐,等你擁有之後發現那跟你期望的完全不同,頭腦又會再告訴你那是因為你還沒有得到更大更多更好的,又在引誘你去追逐其他的目標,你不會真正感到滿足,因為頭腦的作用就在於控制你驅使你,那是頭腦在你腦中播放只要你擁有了什麼,你就成為更好的人的未來幻夢。你同樣是頭腦的奴隸。


假使你被頭腦騙了,產生了你不喜歡不舒服的幻覺,不用內疚,也不用覺得自己很糟,你可以做一件事,可以讓頭腦失去作用力,即使你在發現被頭腦玩弄之後,那就是「接受」,接受現在此時此刻的自己,接受發生的事情以及所有的感受,那可以立即使頭腦的作用力停止。


例如:帳單來了,我害怕沒有錢可以繳帳單,就大聲說或者在心裡說,我願意接受這份沒有錢的恐懼感受,頭腦會繼續播放各種過去的記憶,和台詞:繳不出來我就死定了!我完蛋了!我活不過下個月!對那股能量說:我願意接受你。當接受能量就會知道我才是那股能量的創造者,不是頭腦,甚至會感受到我不是頭腦的奴隸,我是給予頭腦能量的主人。


有一種作用和接受很像都可以停止恐懼,但卻會在日後帶來更大的恐懼,那就是壓抑,當恐懼來時,你對恐懼說:我可以接受你!你感受恐懼,等恐懼離開,那能量是消散。但如果恐懼來,你對自己說:我不可以恐懼!恐懼會被壓抑下去,塞到意識角落,成為潛意識的垃圾,那能量變成壓力,壓力會產生更大的反作用力,有一天會彈回來,恐懼的情緒會更大。


這就是為什麼小時候很多事情哭完就忘記了,如果孩子不被允許哭,不允許害怕,日後就會累積成更大更多的恐懼,導致精神上的傷害與病痛。


你認同頭腦愈多,你就給予它愈大的能量來嚇唬你,它就會消耗你。反之,你觀看頭腦愈多,不認同它,它就邁入死亡,它會愈來愈無力控制你,只要你與頭腦切割,一直觀看它,保持距離,看著它,無動於衷,它就什麼也做不了,它的能量會愈來愈小。


頭腦還有一項最大的伎倆,就是要你去干預別人認為別人應該怎麼辦,當你花時間替別人解決問題,你就不會注意到頭腦,你還會得到別人讚賞,我不是說幫助別人是不好的,我是說你的問題不會因此解決。


你的信念是與頭腦最大的連結通道,浮在表面的所有問題都源自於信念,人們說斬草除根,信念正是那個根。如果找到主要的信念,就可以消除所有連著那個信念一切的問題情緒恐懼。


當最大的恐懼來臨時,就有了最大的機會,從頭腦身上取回能量,一旦你的能量比頭腦大,你就開始取回你創造者的位子,你心想事成的能力會比過去顯著,你的能量會變強。


頭腦死亡於你全然知道並接受你才是創造者,你便沒有了任何問題,那就是開悟。


去認識並孰悉你的頭腦,你就會找到最好對付你的頭腦的辦法,那才是最有效用的辦法。


總有一天站在恐懼面前,開始感到害怕的不是你,而是你的恐懼。